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30 April, 2012 | 一般 | (4 Reads)
深秋的時節,我不知何去何從,抬頭看天,流雲飛過一如往昔,只讓天空更為高遠,是那種深藍色,孤單的高遠,我看得見,天的淚,在那片深藍色的最深處,那是天最為軟綿的地方,我聽見天的哭泣,她說,她好孤單。 我也可以聽見自己的內心,在哭泣,她也說,她好孤單,如果,我低下頭來,風掠過水面,我會發現我的淚,泫然欲滴,在我心最軟綿的地方。 可是,那麼多的聲音曾經告訴我,要堅強,一定要堅強,儘管經歷了那麼多,也還是要堅強,他們讓我作那顆打不垮、敲不碎、砸不壞的小蜿豆,我也聽話地去作那樣的小碗豆,忽略了我的內心,只是告訴自己,要堅強,一定要堅強。 所以,我不曾低下頭來,我不曾在他們的面前看看自己的內心,像一個無心的碗豆,我堅強地遊走在各色的笑臉中,很多年。只在夜色升起,沒有人看見的角落裡,我傾聽自己的心跳,那時,我的心似乎是不跳的,她太累了,想要死去,只是為了我,她堅強地忍著,好多年,我們相依為命。 是的,我們相依為命,在這個喧囂的塵世裡,無動於衷,不論是喜怒還是衰樂,不論是婚喪還是嫁娶,我昂著頭,不看那些形形色色的臉,把他們踩在自己的腳下,或者放在離我的心,千里之外的地方,他們說,我是一個高傲的人,是一個憂傷的人,是一個冷漠的人,是一個執著的人,沒有關係,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其實,是一個脆弱的人,我怕受到那些傷害,如冰窖一樣冷的心境,會讓我窒息。 所以,我不奢求,不招惹。心安理得地在自己的小小天地裡,過自己的生活,與世隔絕世外桃園我怡然,裝作喜歡裝作快樂裝作平淡裝作從容。 而你的那個信息,讓我兩難,2010年10月10日10時10分10秒,你說你其實,是愛我的,你只是羞於說出口。你說你把這句話告訴了我,你就輕鬆了。是誰的作弄,是誰的命運,讓我碰見,認識。並沒有在時間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碰到你,說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啊。張愛玲說那樣的愛情才是愛情,發乎情,止乎情,有緣也就有分,世界都會為那樣的兩個人讓路,成全那樣的愛情。可是,抱歉,我們不是,我們只是普通人,沒有萍水相逢的浪漫,也沒有舉案齊眉的禮遇,更不會有相濡以沫的依賴。 我們,只是路人,陌上花開,很燦爛,那不是只是為我們,也為他們,所有的世人,他們來過,又分開,我們也是,來過,終會分開。 我只好說,我們不熟,不要開這樣的玩笑,今天是個大好的晴天,不是愚人節,請你收回你的話,那樣的言語會讓你自己受傷。他們說,愛情有風險,想談必謹慎,他們還說,愛情這個東西,小玩怡情,中玩傷身,大玩要命。他們的嘴巴,像烏鴉,也像半仙,我很怕,不會強作鎮定,也不會硬著頭皮,讓自己陷入其中。我玩不起,不知道你是否玩得起,對不起,你找錯了搭擋,他們還說,不怕狼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搭擋。所以,我提前退出,請不要再問為什麼,這個世界上,不是任何問題都有答案。 你又來了信息,你說你認定了我,你會在這樣一個十全十美十全十美十全十美的日子,寫下你的誓言,讓我見證你的成功,我的失敗。我很納悶,也很驚詫,莫名,我不是一個宿命論者,不是一個有神論者,不是一個唯物論者,我只是一個唯心者,世事隨心,發於心,止於心,成於心,也當然會死於心,可是,我的心還沒有告訴我,準備去接納、去歡悅、去戰鬥,我不想把頭埋進沙裡,也不想去進行一場無所謂的誤會,怕受傷,也怕傷人。 於是,我告訴你,請你死了那條心吧,你不是我的誰,我也不是你的誰,過去不是,現在不是,將來也永遠不會是。很乾脆,三十六計上這一招,叫作快刀斬亂麻。我用的很嫻熟,希望能殺光你所有的企圖,滅情於無形,斷愛於未燃。我扔出我的刀,像是扔出我自己往昔,那些美好的感情啊,離我遠去,如浮雲,漸行漸遠消失無蹤。請你理解,如果,我的美麗誘惑了你,我是無意,請你不要有心,像花落於水,花本無情,水亦無意,放我們的心一條生路,不要為難它,更不要為難我們自己。世上本來有心,走的人多了,就沒有心了,都是無心之人,請不要講究素質。 怕你再來信息,我只好關機,換號,走掉。無心之失,不會有結果,於我,也於你,誤會是一場最能要命的遊戲,如風,吹過深秋的葉,我的心已是搖搖欲墜,請你,放她一條生路,寬恕她,如同寬恕你自己。 文章來源:妖精寶寶 |穿青族女子 笑楚 | 潘昕的部落格 |於正 魚嗜水之歡 | Editor's Blog |愛是辣舞 | 非主流尚品 |二道茶飄香 | 中央大道 |一名 |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偶得春日踏青的機會,青山流連綠水蕩漾,於茫茫一片春色中收穫飄渺如煙似霧,彷彿綿綿細雨的點點感悟,流連浮雲日暖香熏的誘惑。瀰漫著花香的暖風撲面而來,溫柔地親吻著絮絮如絲的長髮,宛如莫扎特舒緩的小夜曲,嫻靜而充滿生機趣味。地平線升起的紅日點亮了繽紛的世界,霞光晨霧層疊交織成明媚春日的朦朧色彩。三月是春之花,三月是詩之月,注定被詩人寫進“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風”之中。 謝道韞“未若柳絮因風起”的千古一歎,道破了大自然中萬物通靈之天機。大自然好似一個謎語,我們在五彩斑斕的謎面之中尋找造物遵循的規律。尤其在春季,敏感如詩人必然心生許多感慨,腹騷不發難以解癢,涓涓溪流便匯成了詩的海洋。 小風一陣得意,河岸邊精靈般的柳絮徐徐緩緩地輕舞飛揚,真乃“一徑春風揚柳絮,千樽杏釀醉花陰”! 春水搖動著嬗變詭譎的柔肢,柔情蜜意間不知俘獲了幾多遊子的真心,日思夜想魂牽夢繞心心唸唸的就是那”日出江花紅似火,春來江水綠如藍”的勝景。因了是輕浮的三月,春水只著一身薄薄的輕紗,微波粼粼中蕩漾著神秘而澄澈的活力,是斷腸的毒藥致命的吸引。 茫茫無邊的水汽也是歷史沉靜的眼睛,目睹了悲歡離合,見證了成敗興亡。如同三月不穩重的外表下藏著深沉的心,水波不興的平和下沉澱了千萬年盲目創痍的風風雨雨,班駁了三月的色彩,卻不損三月的丰韻。千里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這詩最合適提在趙子昂的水村山郭圖卷冊上。大片大片連續生動的留白,是山水畫中最悠遠曠達的寫照,臨摹了春水的靜若處子,內涵了春水的動若脫兔。 桃紅柳綠,金鉤釣龍。要說三月最宜的活動,莫過於垂釣。初識垂釣,源於黃庭堅的一首詩:一波才動萬波隨,蓑衣一釣絲。錦磷正在深處,千尺也垂須。吞又吐,信還疑,上鉤遲。水寒江靜,滿目青山,載月明歸。 這詩幾乎要把垂釣寫成一種境界,一種試煉。且不論當時我年幼,還不明其字裡行間的意味,也琢磨不來人生大道理,光是這字字句句的排列整和修辭格式,還有讀來朗朗上口卻莫名扣人心弦的文字張力,便足以讓我們這些乳臭未乾的黃口小兒五體投地頂禮膜拜。行文有張有弛一動一靜,猛地揪住了我的心。隨口讀來,就對垂釣這活動心生嚮往,浮想聯翩。 於是垂釣於我便自然地成為了一種詩意的代名詞。後來又讀到“孤舟蓑立翁,獨釣寒江雪”彷彿遺世獨立的淒清意境,垂釣也隨之披上了靜寂淒美的外衣。著一葉扁舟倘徉水天之間,心鏡空明疑似白蓮,望著暖風撫綠大地,獨待魚滿竹簍花滿樓。 是時三月天,春暖山雨晴。夜色向月淺,暗香隨風輕。三月風物迷亂人眼,幻化做扇著翅膀自由飛翔的詩,融化了冰雪的心靈。 文章來源:Ayawawa 楊冰陽 |陳保才:微觀愛情 | 聚焦亞健康 |張閎的BLOG:午夜單行道 | Peacock Blog - Gralnick's Shuttle diary |徐湘毅 | 王剛的BLOG |Ms 甄 | E-journal, |葉茂中這廝的營銷BLOG |

| 21 April, 2012 | 一般 | (9 Reads)
美國的傳奇教練Harvey Penick曾經說過這麼一句話,「如果你有一個糟糕的握桿的話,那麼你就不可能有一個好的揮桿。」本豪根也曾經說過:「有一個合適的握桿是打好高爾夫的最重要的一步。」為什麼握桿如此重要呢?原因很簡單,因為高爾夫是要借助球桿才能完成的運動,而手是身體唯一和球桿接觸的部位,所以手的姿勢的正確就直接影響到球桿以及桿面的運動。從另外一個角度講,一個正確的放鬆的完整的握桿能夠令桿面在擊球的瞬間保持正確的角度,從而實現一個結實的擊球,令你揮桿所產生的力量能夠得到最大限度的發揮。反之,一個不正確的握桿很有可能會導致你的擊球軟弱無力,同時會出現左曲或者右曲等各種你最不想看到的擊球。   那麼什麼是正確的握桿呢?這很難說。因為高爾夫是一種個性化的運動,也就是說一些所謂的標準動作都是相對的,也是因人而異的。如果我們仔細分析一些高水平的職業選手,可能會驚奇的發現他們的一些動作正是一些高爾夫教科書中所說的錯誤的動作,但他 們使用這些動作打出來的球卻是又直又遠。如果我們把有史以來所有偉大的高爾夫球手們做一個比較,也會輕而易舉的發現沒有兩個人的揮桿動作是完全一樣的。也許,凡是存在的事物就有它的合理性,人和人是有差異的,從身高體重到力量技巧,都是不同的,這也就導致了每個人揮桿的不同,所以說最適合自己的揮桿就是最好的揮桿。但在另外一方面,每個人不同的揮桿也有很多相同點,就是那些最基本的要素,比如說重心的移動,下桿的軌跡等等,我們以後會慢慢談到。對於握桿來說,也有三種基本的握桿方法,互鎖式握桿,重疊式握桿,以及棒球式握桿。   互鎖式握桿,指的是握桿時右手的小指插入到左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間,與左手的食指勾鎖在一起。這個方法適用於那些手指較短的球手。使用這種握桿方法的著名高爾夫選手有Gene Sarazen, Jack Nicklaus,Tom Kite和老虎伍茲。.   重疊式握桿,就是握桿時右手的小指搭在左手的食指和中指之間,這種方法是比較普遍的使用的。使用這種握桿方法的著名高爾夫選手有Ben Hogan, Arnold Palmer, Byron Nelson, Ben Crenshaw, Sam Snead等人。   棒球式握桿,顧名思義,就是用兩手分別十指握住球桿,然後右手的小指和左手的食指相貼即可。這種握桿主要適用於缺少力量的女士和老年人,但也有一些職業球手使用這種方法。   無論你選用哪種握桿,有一點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要保證雙手的協調與配合,使其成為一個整體,好像融化在一起。你可以分別嘗試不同的握桿,然後找到一種你使用起來感覺最舒服的,另外最重要的,就是看你使用這種握桿擊出的球是否正確.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453 Reads)
以忠實影迷的角度來看,杜琪峰上一部作品《黑社會:以和為貴》或許會叫人不太習慣,該片不如他過去作品如《黑社會》或《PTU機動部隊》一般細緻地玩弄某種關鍵物的「不在場」張力趣味。幸好,故事設定在澳門回歸前三天的《放遂》,在風格上不單重新回到杜琪峰的軌道,而且,貫串全片的「不在場」關鍵物品,又更耐人尋味。 回顧杜琪峰的近作:《黑社會》故事中的三分之二篇幅圍繞著一根保障權力無限大但同時又下落不明的「龍頭棍」;而《PTU機動部隊》全片幾乎都是在圍繞一把攸關一名警察榮辱的失槍。《放遂》更進一步,「不在場」的關鍵物不再是象徵物品(龍頭棍、手槍),而是套在嬰兒腳上的一串鈴鐺──聽到鈴鐺的聲音,就聯想到生命的價值,就算是黑道上的亡命之徒,在鈴鐺聲之下都無力再埋藏人性中的惻隱之心──在這裡所再現的,是一種東方的趣味。 在嬰兒腳上套上鈴鐺,既是華人社會的古老風俗,在《放遂》一片中,(後)殖民陰影的喻像,更是處處可見。例如在影片初段,和仔(張家輝飾)被追殺到澳門家裡,和嫂(何超儀飾)無能為力,只好手執天主教玫瑰念珠以歐語誦念聖母經禱文,不久在一輪火並之後,槍彈廚房中的一煲湯,成為現場唯一的受害者──殖民者的造物主無力保佑一煲湯(在澳門和香港,當家人說「煮了湯」就等於是「快回家」的同意詞)。 又例如,和仔和一眾死黨意圖撈一筆以便逃亡,卻不幸事敗之餘還得被全澳門的所有黑道追殺,落荒而逃的過程中偷了一輪車號「MF 97 99」的轎車──好一個政治諷刺!「97」和「99」分別標誌著香港和澳門回歸,而英文字母「MF」,則舉足輕重指出權力核心之外必須為了日常生活掙扎的平民心聲:「MF」剛好是澳門和香港一句俚語「Macau Friend」的縮寫 ,它是廣東髒話「麻「鳩」煩」(「麻「鳩」煩」大意是「他媽的麻煩」)。 雖然(後)殖民處境是《放遂》故事的背景,但杜琪峰難能可貴地斷然拒絕的排外情緒,所有的麻煩,既不來自葡萄牙也不是來自大陸,而是香港和澳門內部的爭權奪利所致。其中,特別有趣的是蛋卷強(林家棟飾)一角的立場轉變過程:作為澳門黑道壹哥,其綽號之中的「蛋卷」二字,標誌著他是血統純正的地道澳門人,原本誓死扺抗來自香港的大飛(任達華飾),愛護本土之豪情溢於言表,但是卻在面對生死關頭的當下全面崩潰,為了保全性命,他選擇和大飛合作(甚至願意緊握大飛那只沾滿自陰囊流出血水的手),並撲殺和仔等人(同樣是澳門人)。在《放遂》一片中,細緻鋪陳不同角色之間的認同移轉,正是箇中的趣味所在。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單純靜脈曲張在初期常無明顯症狀,個別病人有酸脹感,站立時明顯,行走或平臥時消失,因此在發病早期難以引起重視。臨床表現為下肢特別是小腿靜脈重度擴張、隆起、彎曲,站立時更明顯,常有下肢沉重困乏,踝部和足背部水腫,嚴重時小腿皮膚出現萎縮、色素沉著、脫屑、皮膚瘙癢等,破潰後常繼發潰瘍,經久不愈,在曲張的血管內常形成血栓。一旦血栓脫落易造成主要臟器栓塞,如肺栓塞、心梗等。   靜脈曲張的病情進程是一個很緩慢的過程,除了影響美觀,腿部不舒服外,會影響行走功能,還可能累及身體的其他臟器。建議一旦出現了靜脈曲張的症狀,還是最好在醫生的指導下採取相應的治療。   為了預防靜脈曲張的發生,減慢病變的發展,平時應該注意以下幾點:   ●長途坐飛機、火車,每隔半個小時就活動一下小腿,促進下肢靜脈回流。   ●長時間站立工作的人,不能洗桑拿、長時間曬日光浴,洗澡水的溫度也不宜超過40℃。最好在洗完澡後再用溫冷水沖洗腿部。   ●需要戒煙,防止慢性咳嗽,保持大小便通暢。

| 16 April, 2012 | 一般 | (1 Reads)
如果你可以看到這篇文章,表示註冊過程已經順利完成。現在你可以開始blogging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