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28 April, 2012 | 一般 | (3 Reads)
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偶得春日踏青的機會,青山流連綠水蕩漾,於茫茫一片春色中收穫飄渺如煙似霧,彷彿綿綿細雨的點點感悟,流連浮雲日暖香熏的誘惑。瀰漫著花香的暖風撲面而來,溫柔地親吻著絮絮如絲的長髮,宛如莫扎特舒緩的小夜曲,嫻靜而充滿生機趣味。地平線升起的紅日點亮了繽紛的世界,霞光晨霧層疊交織成明媚春日的朦朧色彩。三月是春之花,三月是詩之月,注定被詩人寫進“梨花院落溶溶月,柳絮池塘淡淡風”之中。 謝道韞“未若柳絮因風起”的千古一歎,道破了大自然中萬物通靈之天機。大自然好似一個謎語,我們在五彩斑斕的謎面之中尋找造物遵循的規律。尤其在春季,敏感如詩人必然心生許多感慨,腹騷不發難以解癢,涓涓溪流便匯成了詩的海洋。 小風一陣得意,河岸邊精靈般的柳絮徐徐緩緩地輕舞飛揚,真乃“一徑春風揚柳絮,千樽杏釀醉花陰”! 春水搖動著嬗變詭譎的柔肢,柔情蜜意間不知俘獲了幾多遊子的真心,日思夜想魂牽夢繞心心唸唸的就是那”日出江花紅似火,春來江水綠如藍”的勝景。因了是輕浮的三月,春水只著一身薄薄的輕紗,微波粼粼中蕩漾著神秘而澄澈的活力,是斷腸的毒藥致命的吸引。 茫茫無邊的水汽也是歷史沉靜的眼睛,目睹了悲歡離合,見證了成敗興亡。如同三月不穩重的外表下藏著深沉的心,水波不興的平和下沉澱了千萬年盲目創痍的風風雨雨,班駁了三月的色彩,卻不損三月的丰韻。千里鶯啼綠映紅,水村山郭酒旗風。南朝四百八十寺,多少樓台煙雨中,這詩最合適提在趙子昂的水村山郭圖卷冊上。大片大片連續生動的留白,是山水畫中最悠遠曠達的寫照,臨摹了春水的靜若處子,內涵了春水的動若脫兔。 桃紅柳綠,金鉤釣龍。要說三月最宜的活動,莫過於垂釣。初識垂釣,源於黃庭堅的一首詩:一波才動萬波隨,蓑衣一釣絲。錦磷正在深處,千尺也垂須。吞又吐,信還疑,上鉤遲。水寒江靜,滿目青山,載月明歸。 這詩幾乎要把垂釣寫成一種境界,一種試煉。且不論當時我年幼,還不明其字裡行間的意味,也琢磨不來人生大道理,光是這字字句句的排列整和修辭格式,還有讀來朗朗上口卻莫名扣人心弦的文字張力,便足以讓我們這些乳臭未乾的黃口小兒五體投地頂禮膜拜。行文有張有弛一動一靜,猛地揪住了我的心。隨口讀來,就對垂釣這活動心生嚮往,浮想聯翩。 於是垂釣於我便自然地成為了一種詩意的代名詞。後來又讀到“孤舟蓑立翁,獨釣寒江雪”彷彿遺世獨立的淒清意境,垂釣也隨之披上了靜寂淒美的外衣。著一葉扁舟倘徉水天之間,心鏡空明疑似白蓮,望著暖風撫綠大地,獨待魚滿竹簍花滿樓。 是時三月天,春暖山雨晴。夜色向月淺,暗香隨風輕。三月風物迷亂人眼,幻化做扇著翅膀自由飛翔的詩,融化了冰雪的心靈。 文章來源:Ayawawa 楊冰陽 |陳保才:微觀愛情 | 聚焦亞健康 |張閎的BLOG:午夜單行道 | Peacock Blog - Gralnick's Shuttle diary |徐湘毅 | 王剛的BLOG |Ms 甄 | E-journal, |葉茂中這廝的營銷BLO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