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1 May, 2012 | 一般 | (5 Reads)
深秋的時節,我不知何去何從,抬頭看天,流雲飛過一如往昔,只讓天空更為高遠,是那種深藍色,孤單的高遠,我看得見,天的淚,在那片深藍色的最深處,那是天最為軟綿的地方,我聽見天的哭泣,她說,她好孤單。 我也可以聽見自己的內心,在哭泣,她也說,她好孤單,如果,我低下頭來,風掠過水面,我會發現我的淚,泫然欲滴,在我心最軟綿的地方。 可是,那麼多的聲音曾經告訴我,要堅強,一定要堅強,儘管經歷了那麼多,也還是要堅強,他們讓我作那顆打不垮、敲不碎、砸不壞的小蜿豆,我也聽話地去作那樣的小碗豆,忽略了我的內心,只是告訴自己,要堅強,一定要堅強。 所以,我不曾低下頭來,我不曾在他們的面前看看自己的內心,像一個無心的碗豆,我堅強地遊走在各色的笑臉中,很多年。只在夜色升起,沒有人看見的角落裡,我傾聽自己的心跳,那時,我的心似乎是不跳的,她太累了,想要死去,只是為了我,她堅強地忍著,好多年,我們相依為命。 是的,我們相依為命,在這個喧囂的塵世裡,無動於衷,不論是喜怒還是衰樂,不論是婚喪還是嫁娶,我昂著頭,不看那些形形色色的臉,把他們踩在自己的腳下,或者放在離我的心,千里之外的地方,他們說,我是一個高傲的人,是一個憂傷的人,是一個冷漠的人,是一個執著的人,沒有關係,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其實,是一個脆弱的人,我怕受到那些傷害,如冰窖一樣冷的心境,會讓我窒息。 所以,我不奢求,不招惹。心安理得地在自己的小小天地裡,過自己的生活,與世隔絕世外桃園我怡然,裝作喜歡裝作快樂裝作平淡裝作從容。 而你的那個信息,讓我兩難,2010年10月10日10時10分10秒,你說你其實,是愛我的,你只是羞於說出口。你說你把這句話告訴了我,你就輕鬆了。是誰的作弄,是誰的命運,讓我碰見,認識。並沒有在時間無涯的荒野裡,沒有早一步也沒有晚一步,碰到你,說一聲,噢,你也在這裡啊。張愛玲說那樣的愛情才是愛情,發乎情,止乎情,有緣也就有分,世界都會為那樣的兩個人讓路,成全那樣的愛情。可是,抱歉,我們不是,我們只是普通人,沒有萍水相逢的浪漫,也沒有舉案齊眉的禮遇,更不會有相濡以沫的依賴。 我們,只是路人,陌上花開,很燦爛,那不是只是為我們,也為他們,所有的世人,他們來過,又分開,我們也是,來過,終會分開。 我只好說,我們不熟,不要開這樣的玩笑,今天是個大好的晴天,不是愚人節,請你收回你的話,那樣的言語會讓你自己受傷。他們說,愛情有風險,想談必謹慎,他們還說,愛情這個東西,小玩怡情,中玩傷身,大玩要命。他們的嘴巴,像烏鴉,也像半仙,我很怕,不會強作鎮定,也不會硬著頭皮,讓自己陷入其中。我玩不起,不知道你是否玩得起,對不起,你找錯了搭擋,他們還說,不怕狼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搭擋。所以,我提前退出,請不要再問為什麼,這個世界上,不是任何問題都有答案。 你又來了信息,你說你認定了我,你會在這樣一個十全十美十全十美十全十美的日子,寫下你的誓言,讓我見證你的成功,我的失敗。我很納悶,也很驚詫,莫名,我不是一個宿命論者,不是一個有神論者,不是一個唯物論者,我只是一個唯心者,世事隨心,發於心,止於心,成於心,也當然會死於心,可是,我的心還沒有告訴我,準備去接納、去歡悅、去戰鬥,我不想把頭埋進沙裡,也不想去進行一場無所謂的誤會,怕受傷,也怕傷人。 於是,我告訴你,請你死了那條心吧,你不是我的誰,我也不是你的誰,過去不是,現在不是,將來也永遠不會是。很乾脆,三十六計上這一招,叫作快刀斬亂麻。我用的很嫻熟,希望能殺光你所有的企圖,滅情於無形,斷愛於未燃。我扔出我的刀,像是扔出我自己往昔,那些美好的感情啊,離我遠去,如浮雲,漸行漸遠消失無蹤。請你理解,如果,我的美麗誘惑了你,我是無意,請你不要有心,像花落於水,花本無情,水亦無意,放我們的心一條生路,不要為難它,更不要為難我們自己。世上本來有心,走的人多了,就沒有心了,都是無心之人,請不要講究素質。 怕你再來信息,我只好關機,換號,走掉。無心之失,不會有結果,於我,也於你,誤會是一場最能要命的遊戲,如風,吹過深秋的葉,我的心已是搖搖欲墜,請你,放她一條生路,寬恕她,如同寬恕你自己。 文章來源:Nonsense Verse |中國抗輻射健康專題 | 范先成---女性健康沙龍 |丁子江的部落格 | 紫薇花園 |小樺的部落格 | 西安珠寶網 |那多的BLOG | 華麗轉身。 |Multimedia Storytelling Weblo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