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17 April, 2012 | 一般 | (453 Reads)
以忠實影迷的角度來看,杜琪峰上一部作品《黑社會:以和為貴》或許會叫人不太習慣,該片不如他過去作品如《黑社會》或《PTU機動部隊》一般細緻地玩弄某種關鍵物的「不在場」張力趣味。幸好,故事設定在澳門回歸前三天的《放遂》,在風格上不單重新回到杜琪峰的軌道,而且,貫串全片的「不在場」關鍵物品,又更耐人尋味。 回顧杜琪峰的近作:《黑社會》故事中的三分之二篇幅圍繞著一根保障權力無限大但同時又下落不明的「龍頭棍」;而《PTU機動部隊》全片幾乎都是在圍繞一把攸關一名警察榮辱的失槍。《放遂》更進一步,「不在場」的關鍵物不再是象徵物品(龍頭棍、手槍),而是套在嬰兒腳上的一串鈴鐺──聽到鈴鐺的聲音,就聯想到生命的價值,就算是黑道上的亡命之徒,在鈴鐺聲之下都無力再埋藏人性中的惻隱之心──在這裡所再現的,是一種東方的趣味。 在嬰兒腳上套上鈴鐺,既是華人社會的古老風俗,在《放遂》一片中,(後)殖民陰影的喻像,更是處處可見。例如在影片初段,和仔(張家輝飾)被追殺到澳門家裡,和嫂(何超儀飾)無能為力,只好手執天主教玫瑰念珠以歐語誦念聖母經禱文,不久在一輪火並之後,槍彈廚房中的一煲湯,成為現場唯一的受害者──殖民者的造物主無力保佑一煲湯(在澳門和香港,當家人說「煮了湯」就等於是「快回家」的同意詞)。 又例如,和仔和一眾死黨意圖撈一筆以便逃亡,卻不幸事敗之餘還得被全澳門的所有黑道追殺,落荒而逃的過程中偷了一輪車號「MF 97 99」的轎車──好一個政治諷刺!「97」和「99」分別標誌著香港和澳門回歸,而英文字母「MF」,則舉足輕重指出權力核心之外必須為了日常生活掙扎的平民心聲:「MF」剛好是澳門和香港一句俚語「Macau Friend」的縮寫 ,它是廣東髒話「麻「鳩」煩」(「麻「鳩」煩」大意是「他媽的麻煩」)。 雖然(後)殖民處境是《放遂》故事的背景,但杜琪峰難能可貴地斷然拒絕的排外情緒,所有的麻煩,既不來自葡萄牙也不是來自大陸,而是香港和澳門內部的爭權奪利所致。其中,特別有趣的是蛋卷強(林家棟飾)一角的立場轉變過程:作為澳門黑道壹哥,其綽號之中的「蛋卷」二字,標誌著他是血統純正的地道澳門人,原本誓死扺抗來自香港的大飛(任達華飾),愛護本土之豪情溢於言表,但是卻在面對生死關頭的當下全面崩潰,為了保全性命,他選擇和大飛合作(甚至願意緊握大飛那只沾滿自陰囊流出血水的手),並撲殺和仔等人(同樣是澳門人)。在《放遂》一片中,細緻鋪陳不同角色之間的認同移轉,正是箇中的趣味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