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 上一篇 | 下一篇 »
| 23 June, 2012 | 一般 | (5 Reads)
這是一條開滿鮮花的小徑,沒有人來,一個漫長季節的乾旱,荒蕪了。它通往一座座茅草屋,圓形的茅草屋,掩隱在樹木裡,是沒有人尋覓到的童話。山風清澈地吹過山崗,卻吹不皺山腳那一窪湖水。成熟的榛子落在樹下,坐下來,像松鼠般一邊撿,吃。剛拔節長高的松樹親切繁茂,綠葉柔順地披在樹枝,一顆樹上,綴滿小而圓的果實。 和你站在鬆軟的泥土上,這剛剛開墾的土地,還沒有耕種,桉樹葉清脆稚嫩從紅泥土裡鑽出來,紫色的喇叭花穿過荒草叢生的山坡。被茂密的雜草密封的原野一角,找不到出路了。除了我們倆,沒有人,野花是在最盛的時候,長滿小徑,一半的種子已經成熟,和那些盛開的花朵一起恣意張開,像某一種啟示。 這個時節,和你漫步原野山崗,陽光映著你的笑容,我熟悉的樣子。彷彿看穿了前生後世。記憶穿過往昔,那些路邊野花的暗香。我們穿過荒野鮮花密佈的小徑,馬廄裡的馬匹已經出發,不知蹤跡。茅草屋依偎著一排桉樹,被風雨漂白了屋頂已經疲憊。佈滿荒草的小徑通向每一間茅草屋,屋子的門被蛛網封閉了,裡面裝滿風,盛滿思念的滋味。 一陣風伴著一滴雨,碰巧經過天空,經過我,滴下來。在所有的日子裡,撿拾到這一個日子,我和你一起的日子。不遲一步,也不晚一步。你摘了一把白茅草,我用手指撫摸它,彷彿在遙遠的詩經裡,無比溫柔光滑,佈滿月光。那時河水湯湯,那時,風就像這樣吹過茅草屋,闖過長滿荇草的湖面,一對男女,在蒼茫的水霧中傳遞著清澈明亮的眼神。這比唇更軟的白茅草,它讓我如此心疼。經過那些結滿種子的野草,它的種子就黏在衣服上,要你帶它們到遠處去。勿忘我開著藍瑩瑩的花,怯怯地幽深地探望著你。 驅車朝著山外走,潭水的氣息越過按樹林,飛快地消逝在車窗外。我知道我必將心疼那些在我們的身後,像野花一樣,漫無涯際,無窮無盡的,有你的日子。